·订单编号140653424252742 韩先生已经发货  
菜单导航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不得不说的事——滥用磷肥导致粮食重金属镉超标
发布日期:2014-08-04 12:45:15 作者:
     镉超标的大米危机深重,已严重危害人民健康。而湖南大量耕地遭受重金属污染,受重金属污染的农田土壤面积不低于20%,农田镉污染正大面积发展。

  镉污染的土地与镉超标的大米,二者之间有何关系?长期从事镉污染土壤治理研究的罗琳教授解析了其中的关联。他介绍,土壤中普遍含镉,其中一部分会以化合物的形态存在(称为“有效态”),通过作物吸收,部分“有效态”会进入水稻的根茎和籽粒中。如果“有效态”的含量超过安全标准,便会成为镉超标的大米。

  南方日报记者 成希 晏磊

  土壤中镉含量或来自磷肥

  “同等条件下,土壤中的镉含量升高,大米中的镉含量也会相应提高,二者的关联性达到99%。”童潜明也如此表示。

  昨日下午,记者从湖南省攸县县委宣传部获悉,攸县3家大米加工厂生产的大米在广州被查出镉超标事件经本报披露后,引起了湖南省、株洲市和攸县相关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从5月19日开始,攸县已经召集农业、环保等多个政府部门组成调查组对此展开调查。目前,3家被曝大米镉超标的生产厂家已被要求停产待查。衡东县委宣传部也回应称,衡东县大浦镇东洋米厂也停产接受调查。

  湖南省环保厅法制宣传处处长陈战军说,环境背景中镉不超标,攸县及衡东县为何会生产出镉米?他说:“我倾向于认为是肥料带入的。”

  湖南省地质研究所教授童潜明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与工业污染相比,由不合理施用磷肥造成的污染,同样值得重视。

  作为最常用的三大化肥之一,磷肥被广泛用于农业生产,其主要原料是磷矿石,天然伴生镉,每千克磷肥中的含量从几毫克到几百毫克不等。不当施用磷肥会造成土壤镉污染,已经获得国际公认,在部分欧美国家,磷肥中的镉含量被严格立法限制,我国也在2002年初拟定了《肥料中砷、镉、铅、铬、汞限量》标准草案。

  “但在湖南的农业生产中,这一标准未得到有效的落实。”童潜明说,在湖南大多数农村地区,农民从化肥店买来成袋的复合肥,按每亩地一袋(50公斤)的传统习惯施用,而非根据土壤的实际肥力调整。

  2005年,童潜明曾在长沙某饮用水源保护地做过调研,当地土壤镉含量本底值并不高,但在五处农田的采样中发现,表层土壤的镉含量明显高于底层,其中一处所采的米样,镉含量超过国家标准。“附近没有任何工矿污染,唯一的解释就是施用磷肥导致表层土壤镉含量升高。”

  “从整个湖南来看,氮、磷肥的施用过量,钾肥却不足。”湖南省农业厅土肥站站长谢卫国说。

  在童潜明看来,如今湖南为了增产,会大面积使用磷肥。磷肥施到田里去,镉不断累积,一定程度后,就会导致土壤的镉含量超标,最后引起农作物的污染。

  镉在土壤中的富集,目前尚没有找到办法进行消除,最好是将磷肥中的镉元素提前剔除,但成本很高。湘江流域的重金属治理工作,则刚刚开始。

  “如果以现行国标每公斤稻米镉含量0.2毫克的标准,那么湖南省所有产区的稻米产品镉含量基本超标。”童潜明对湖南省境内的农田土壤,进行了长达九年的跟踪和普查式研究,在综合其他省内外农业和环保专家的研究成果后,他对湖南的粮食和农田土壤的重金属污染情况,做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杂交水稻吸收镉更多

  而包括南京农业大学农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所所长潘根兴,湖南省土肥学会和生态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王凯荣等专家研究的结果表明,杂交水稻跟普通水稻相比,有着明显的吸收镉趋势。

  潘根兴接建议尽量在酸性和镉已经污染的地区种植超级稻,这意味在推广杂交水稻时,必须考虑具体耕地的污染情况。为何杂交稻存在这样的风险呢?潘根兴认为,这可能与杂交稻的基因有关。

  耕地治理战役有望成功

  记者3年多的持续调查,湖南省的土壤修复工作和湘江流域重金属治理工作,均迅速进展。

  湖南农业大学罗琳教授介绍,农田重金属污染相对于工业用地的污染来说,人们并没有那么关注。因为工业用地以及一些工业企业造成的周边的污染浓度比较高,发生的急性事故更突出一些,但是农田的污染,它所潜在的污染,所覆盖的面和影响程度可能更重一些。

  “因为它直接影响到了粮食和农产品的安全既而直接影响到人民的身体健康。比如湖南一些大米很多都卖到广东和香港。”罗琳教授对此不无忧虑的指出,湖南省农田重金属污染状况,短期乃至中期内无法扭转为安全状态,该省粮食产品也将长期普遍且持续处于“镉超标”的状态。

  十年投资100多亿来综合治理

  罗琳介绍,目前国家和湖南省都高度重视耕地污染,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作为环保的一项大事情,准备分十年投资100多个亿来综合治理。首先要堵住湘江流域的污染源。将污染严重的企业该停的停,该关的关,即使不能停不能关的,也要进行改造,成为新型工业。排的废水应该达标才能排入湘江。

  他认为,农田的污染是成片的污染,不像工矿企业周边可能是点源的污染,但现在是经过灌溉。治理农田的重金属污染有几个特点:“我们采用的技术不能破坏农田土壤原有的使用功能,比如拿化学药剂把土壤中重金属浸出来,就会破坏土壤的原有功能,不能种地了。由于污染的面积比较大,修复的成本比工业污染要大。”罗琳说,所以要采取一种生态的治理方法,同时还要原位修复。

  目前他们对重金属的污染修复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这种方法就是赤泥治理。赤泥是铝厂来的一种废,虽然也含重金属,但是很少,最重要的是可以抑制镉,不让它活跃。如果不活跃的话,稻根就吸收不到。它还存在很多农作物生长的有益元素,比如里面的硅、铝、钙、磷,还有十几种作物所需要的稀有金属,对重金属污染土壤的修复机理及肥效机制。

  停止使用镉含量高的磷肥

  一位从事农资销售的资深人士表示,云贵川等地的磷矿制成肥料后,由于含镉量低,所以大部分都出口至国外,仅有一小部分在国内销售,且价格高昂,于是大部分湖南农民使用价格低廉的复合肥中,大部分都是高镉含量的磷肥。

  湖南省地质研究所教授童潜明指出,目前就是要停止推广镉含量高的磷肥。除此之外,也有几种办法来修复,一种办法就是工程修复,而工程修复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换土,这个办法说的很容易可做起来却很难,有点不太现实同时也不经济。第二个办法是植物修复,比如这个土壤它的含镉很高,种粮食作物镉含量就超标了,那就种不是吃的东西,例如棉花、桑树。

  童潜明介绍,有些植物,它吸镉的能力很强。比如说洞庭湖是地球之肾,为什么说是地球之肾呢?因为它能够吸毒、解毒。洞庭湖里面有一种植物叫芦苇,它是高负机的植物,它可以几十倍的吸收这个镉,芦苇拿来造纸,

  潘根兴教授说,可以一边治理,一边使用,例如种植花卉、苗木,或者种植烟草作物等;不同作物对重金属的吸收能力特不同,一些旱地作物如玉米比水稻吸收Cd的能力明显要弱。因此,可以子针对污染物类型和污染强度选择种植作物。

  内容提要

  作为最常用的三大化肥之一,磷肥被广泛用于农业生产,其主要原料是磷矿石,天然伴生镉,每千克磷肥中的含量从几毫克到几百毫克不等。不当施用磷肥会造成土壤镉污染,已经获得国际公认。我国也在2002年初拟定了《肥料中砷、镉、铅、铬、汞限量》标准草案。

  “但在湖南的农业生产中,这一标准未得到有效的落实。2005年,童潜明曾在长沙某饮用水源保护地做过调研,当地土壤镉含量本底值并不高,但在五处农田的采样中发现,表层土壤的镉含量明显高于底层,其中一处所采的米样,镉含量超过国家标准。“附近没有任何工矿污染,唯一的解释就是施用磷肥导致表层土壤镉含量升高。

DSC03746.JPG